第三次来到纪委大门外,他选择了主动投案

发表时间:2020-11-06 11:10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20年6月22日一大早,四川省广安市纪委监委来了一位特殊的“访客”,来人自称前锋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刘林,是专门来投案自首的。

  “投案前几天,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彻夜难眠,还悄悄来到市纪委监委大门外,但来了两次始终没敢进来。这一次,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安稳觉了!”投案自首后,刘林反而释然了。

  一念沉沦入迷途

  刘林在原前锋镇工作期间,是当地房地产市场迅猛发展的黄金时期,前锋镇作为工业园区发展和小城镇建设的主战场,迎来了高速的发展期。多宗土地等着开发,多项市政设施需要配套完善,多个异地搬迁新村盼着动工……在这众多项目实施中,很多人都想要分“一杯羹”。

  当时,刘林因为工作能力突出被组织委以重任,担任原前锋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后又升任前锋镇党委书记;成立前锋区后,他被提拔为前锋区副区长、区委常委、统战部长。

  作为主持全面工作的镇长,刘林成了老板们的围猎对象,其中不乏打着“朋友”“亲家”“师兄弟”名义前来围猎他的人。

  “林哥,咱们俩这么多年交情了,还谁跟谁呀,这点小意思你一定收下。”2009年底,某房产项目老板蒋某为感谢刘林帮助减缴配套费,带上3万元现金向刘林致谢。

  3万元,相当于刘林当时大半年的工资。刘林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的事儿,会让多年老友如此“知恩图报”。当时,他面红耳赤,心惊胆战。但他还是没能抵制住内心的一丝贪念,半推半就收下了人生“第一桶金”。

  “贪欲是我犯罪的根源。”被留置后,刘林在忏悔书中写到,随着自己职务的上升,众人的簇拥、酒桌的喧哗,他变得不再冷静,更缺乏理性思考。

  “面对‘朋友’的恳求,我抹不开情面,三句好话,心一软,就同意帮他们。”刘林说,彼时的他,第一次意识到地位和权力能够带来“满足感”。但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没有地位,没有权力,谁会找他帮忙?他又能帮助别人什么?又谈何“感谢”呢?

  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刘林明知“香饵”有毒,却难忍诱惑张嘴咬钩。1万元、5万元、10万元……刘林从一开始的紧张、担心,到有选择性地只收所谓“熟人”“朋友”的钱,最后变成了来者不拒,甘于被围猎。此后,他在项目审批、施工监管、资金拨付等方面,大开方便之门,自己也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十年贪腐不归路

  根据刘林自己的陈述,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他也曾想刹车、收手。

  2015年,前锋区原区委副书记、区长陈章友,原区委常委、副区长陈华,前锋区工业园区管委会原主任周世勇等一干人等,因在工程招投标等领域严重违纪违法,纷纷落马。这对时任前锋区前锋镇党委书记的刘林震慑很大,他生怕自己受贿的问题败露,就开始拒绝各种熟人老板的请托。

  然而一步错,步步错。本想洗心革面、回归正道的刘林,却发现自己已深陷其间,根本无法脱身。

  “客观地说,自己主要是从熟人那里收受这些钱财。原先已经收过他们的钱了,跟他们有过交往,现在递钱给你不要,他就反复地送,最后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又开始收钱了。”刘林后来向组织坦白,自己当时有一种错误的想法,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主动吃拿卡要为难别人,别人送钱是为了感谢,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不会被人举报。

  抱着这种侥幸心理,刘林又开始放松了,但他也开始伪装自己。

  人前,刘林在分管部门大谈党风廉政建设,要求各级干部有针对性地梳理排查廉政风险点,将正能量挂在嘴上、写在纸上,树立自己良好形象。

  背后,他依然执迷不悟,与老板勾肩搭背、为商人站台背书,大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且在党的十九大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他未能深刻反省,查摆问题浮于表面,枉费组织一片良苦用心。

  经查,在2009年底至2020年的十年间,刘林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52笔,金额总计230余万元。

  “前锋,是我工作的起点,也将是终点,我人生的光鲜和耻辱都定格在这里。这里有我挥洒过的青春和汗水,如今留下的只有悔之不尽的泪水。”刘林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

  一朝梦醒终知返

  2020年5月,广安市启动“人民阅卷·广安行动”,市纪委监委在六大领域深入开展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系统治理,严肃查处工程招投标、建筑企业资质审批、医疗卫生、人防工程和征地拆迁、国有企业等行业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随着系统治理的不断深入,刘林的问题线索也渐渐浮出水面。

  半个月时间里,给刘林送过钱的商人蒋某、黎某先后被市纪委监委带走,和刘林共同受贿的前锋区大佛寺街道油库路社区党支部书记吴开全被市纪委监委留置……看着身边的熟人一个接一个被“揪出来”,刘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惶惶不可终日。

  “我很想来自首,但又抱着侥幸心理,总认为他们不会把我供出来。”那一周,刘林曾两次徘徊在市纪委监委门口,但终究没能下定决心主动投案。内心的煎熬,让他时常半夜被噩梦惊醒,不敢入睡。

  “老公,这段时间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帮你一起分担……”投案前一天晚上,见刘林半夜又在发呆,妻子安慰他。

  妻子的一番话,让刘林想起10年前第一次把蒋某送的3万元钱拿回家时的场景。妻子质问他这么多钱是哪里来的?因为做贼心虚、内心忐忑,刘林当时恶狠狠地把妻子推开,叫她不要多管闲事。

  想起90岁高龄的老父亲,想起即将失去父亲庇护的儿子,想起面临破碎的家庭……刘林回想过往,早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如果我当初及时退赃、就此收手,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据刘林交代,在投案前还有几个“朋友”找过他,给他出谋划策、商量对策,企图共同对抗组织审查,但刘林拒绝了他们。

  “坦率地说,我还是相信组织。因为他们对我是负不了责任的,而且当我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他们后,反而会受制于他们,这一生都完了。”刘林说,自从自首进来后把问题说清了,整个人反而轻松了。他认为,只有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自首说清问题才是唯一出路。最终,他还是下定决心,踏上了主动投案的赎罪之路。

  10月14日,刘林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迷而知返,失道不远。对腐败分子而言,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争取宽大处理,是唯一正确的出路。(通讯员 朱丹文 林森 || 责任编辑 王小宁)

文章分类: 上级要闻
分享到:
微信二维码